情感日志
作者:小楼老师01可能你们都知道,汶川大地震震碎了很多房屋,但并不是很多人知道,汶川地震还震碎了很多婚姻。余姐的婚姻就是其中一个。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离婚。她说,想明白了。命很宝贵,说没就没。劫后余生...[查看全文]
2017-02-21
有多少种人,就有多少种婚姻。简而言之,不同的女人,婚姻会成为不同的样子。下面让我们来分别看看三种女人的不同婚姻。第一种女人,她生性天真浪漫,以为婚姻是恋爱的递进,而踏上婚姻大道就踏上了一条铺满玫瑰花的香径。结果进...[查看全文]
2017-02-21
两个人如果有感觉了,就不在乎年龄大小,贫富之差。真正的感情,是两个人在一起时要有一种感觉,一种“亲切感”,男人可以不英俊,女人可以不漂亮,但是彼此看着顺眼,彼此感到亲切,就像亲人一样,在对方面前都能彻底地放松,愿意敞开心扉...[查看全文]
2017-02-21
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他的声音总要盖过我的。有时候我只不过和他使小性子而已,他却非要和我一是一二是二地说个清楚,然后得意洋洋地对我说,看吧,明明就是你的错。我失望地看着他,一句话都不想说。想我这样一个自己赚钱买花戴的...[查看全文]
2017-02-21
其实婚姻的本质是:双方离开自己原本的家,再组建一个新的小家庭。通俗一点的比喻是两个集团家族共同注资,建立一个新的小公司。出差路过徐州,顺便去拜访公司的大客户王总。正值周末,王总和她老公一起来开车接我。王总的英语...[查看全文]
2017-02-21
文/jenny乔01不是所有女人都梦想披上婚纱那一刻,但所有女人一定都不希望披上婚纱之后才发现嫁错了人。好友小邱结婚前的临门一脚把男友踢飞了,婚纱照预约了,喜帖也印完了,小邱却铁了心说要分手,谁劝都没用。听到这个消息,我...[查看全文]
2017-02-21
1930年,北京,周日。这天,一个叫周培源的男子正在他的朋友刘孝锦家做客,那时,他刚从美国回来不久,在清华物理系担任教授。他是清华学堂1924年公派出国的学生,只用了三年半的时间,便在加州理工获得了博士学位,还拿到了加州理工的...[查看全文]
2017-02-21
一个周末,妈妈正在厨房清洗。 她有一个3岁的孩子,自得其乐地在沙发上玩耍。突然,妈妈听到了孩子的哭啼声…妈妈还没有将手抹干,就冲出去看孩子。孩子仍坐在沙发上;但是,他的手却放在了茶几上的花樽里。花樽是上窄下阔的一款...[查看全文]
2017-02-21
1微信上有一个读者问我,柒叔,我失恋了,可是我忘不掉前任,怎么办?我说,送你6个字,管住嘴,迈开腿。她问,你是告诉我要减肥吗?我说,我的意思是嘴别犯贱去挽留,迈开腿往前走,你要的幸福就在下一个拐角,不要因为惋惜掉在地上的肉夹馍,而错...[查看全文]
2017-02-21
"有一种女人,不管她嫁的是建筑工人还是国会议员,她都有能力让自己过得幸福。"我见到明依是在好友的聚会上。一个35岁的女人,中等姿色,学历也不高,却嫁了个器宇轩昂的好老公,他据说是硕士,后来做家具生意发了家。结婚10年,有一...[查看全文]
2017-02-21
作者:晓慢01父母的生财之道决定他的挣钱能力恋爱时,风花雪月可餐;婚姻中,茶米油盐度日。从恋爱到结婚,海誓山盟的爱情必将落实到一日三餐的日常,婚姻里,纯真的爱情要用足够的物质来保鲜。如果你的男友出身一般,但父母仍勤恳工...[查看全文]
2017-02-21
每天都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总觉得浑浑噩噩,没有想法,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每天归于安静,默默的守候,至于在守候些什么,连我自己也不道心心似乎淡了很多没事的时候看看连续剧,看看电影,看看小说,不过只是一个人看而已。我内心比较单纯...[查看全文]
2017-02-21
男友孟大林的身高并不如他的名字这么气派。两年前,我以老乡的名义到火车站接他的时候,孟大林远远看见我,立马把箱子扛在肩头连续翻越了两道栏杆,挤在车流里朝我奔,因为个头矮小、身手矫健,跳到我跟前仍气息平缓。我就是那时...[查看全文]
2017-02-21
很多女人总以为"好男人"是天生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或邂逅。被动地等着遇到好男人,被动地用等待决定自己的命运。我认识很多高学历高收入的高龄单身女子,我常叫她们是"三高"的单身贵族。老买说,她们家世不错,长得也不算...[查看全文]
2017-02-21
人活这一辈子,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有现实中的,也有非现实中的。但是往往也只有那么几个特别的人,会让你终生难以忘却。在这仅有的几个人之中,最难以释怀的大概也就是曾经令你最心痛而又使你魂牵梦绕的那个人吧。他和她就是...[查看全文]
2017-02-21
早晨起来,一杯蜂蜜水下肚,我在迷迷糊糊中打开冰箱,拿出每天都要吃的辣酱,忽然发现,瓶子里什么都没有了。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开手机,想给姥爷打个电话,让他给我再做一瓶。电话刚刚拨出,我忽而想起,姥爷已经走了半年了。一股巨...[查看全文]
2017-02-21
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皱巴巴的10元纸币是在小淇的婚礼上。那天,她沿着雪后泥泞的土路嫁进村里,成为了赵家庄的媳妇。一个红色的超大个茶盘里,堆着村里人给的喜钱,那是从60桌流水席上收来的。同行的朋友帮着整理好,一共...[查看全文]
2017-02-21
作者:林梢前些日子,我忽然接到她的电话。她找我互聊近况,最后她说到,“我上个月离婚了。”“咦,你是来索要离婚礼金的嘛?”我沉默了一下,故作轻松地问她。她笑:“就是忽然想起来以前的事情。我现在才好像明白了,为什么那个时候...[查看全文]
2017-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