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最难以启齿的告别

陪伴,最难以启齿的告别

发表时间:2017-04-03 18:06:19阅读量:

1947年6月,张爱玲给胡兰成写了那封著名的诀别信,首句便是: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

很平淡的一句话,却透露着一股无奈的决绝,因为我知道你早已经不喜欢我了,于是,我也只能不喜欢你了。

只因她是高傲的,尽管胡兰成后面曾写信给张爱玲的好友,试图挽回这段感情,但遭到了张爱玲的拒绝,这种拒绝并非真的不爱,她只是认清了一个现实,爱就是爱,怜悯与责任糅合在爱情里面,最伤人,也最廉价。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是如果爱情早在生活的兜兜转转中消磨殆尽。那么,陪伴,难道就不是一种无声的告别?只是这种告别在责任的驱使下显得静默无言,在道德的绑架里变得难以启齿。

爱情,其实与财富和金钱一样,它的多少从来都不是决定于你的积攒手段,而是源于你是否拥有创造的能力。

当你只会掰着手指计算存款与未来的关系,那就注定了你积贫积弱的一生;同样,当两个人在一起早已失去了创造爱情的能力,而你却还死守着花前月下的回忆,用当初的山盟海誓牢牢地拴住彼此。此时的你,不但早已失去了爱情,更是将自己的尊严与人格无声地踩在了泥土里。

你看,当初我们说好,你若生死相依,我便不离不弃。是的,尽管我的心在面对你的时候,早已经一片荒芜,亦兴不起一丝波浪,但是我仍会恪守曾经的诺言,即便行尸走肉,也要陪伴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直至你筋疲力尽,掩面离泣。

既然我已经率先摒弃了爱情,那么我万万不能再去丢弃你,这是我人格的底线,亦是我对自己最后的妥协。只是这一切,不再有关于爱情。

更直白一点便是,我不爱你,但是我亦不会丢弃你。

难道这句话不是对爱情极度轻浮的亵渎,不是对人格最残酷隐忍的践踏?

你难道还不明白?他只是被封困在了道德的悬崖边,退后早已无心无力,往前却又是万丈深渊,两种选择都成了他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于是他默默驻足,将选择的权利留给了身后的你。

你爱我吗?

如果爱,那为什么你明明看到了我早已龟裂干涸的世界,却还是要选择将我牢牢的封锁在你的天地里,难道爱情不是宽容,赠予以及放飞?

如果不爱,那为什么不能给彼此一个救赎的契机,你看外面已是微风细雨,为什么我们不能祝福彼此,再去迎接一场丰沛的甘霖。

朱安深爱着鲁迅,所以才会在鲁迅给她选择的时候选择了生死相依。而张幼仪同样深爱着徐志摩,可徐志摩却将她选择的权利都剥夺的一干二净。

那时候离婚女人的命运大都十分悲惨,鲁迅不忍心对朱安予以如此残酷的待遇,而急于追求林徽因的徐志摩却是一纸休书,毫无回旋余地。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鲁迅的不忍与仁厚造就了朱安凄凉的一生,而徐志摩的薄情寡义却让张幼仪迎来了斑斓的人生。

所以,没有了爱情,而空余怜悯与责任的陪伴,有时候比残忍的决绝更为致命,它会慢慢地麻痹你,让你认为爱情大抵就是这样了吧,等你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沧海桑田,光阴不可逆转,岁月亦无法回头,只剩下无尽的痛楚侵蚀着你干涸的心。

张爱玲是爱胡兰成的,对于一个能让她这样高傲的女子都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却又能满心欢喜地开出花来的男人,她抛开了所有的顾虑,世俗成见,甚至名族大义,即便到最后分手,她都是选择了在他安稳之后,并且将自己所有的存款全部寄了过去,这难道还不算一种深沉的爱恋?

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分手的如此决绝。

当一段爱情陷入绝境的时候,如果是你仍然爱着,那么最好也由你来结束。这样,他保存了廉价的道德,而你就赢得了最后的尊严。

我喜欢你,渴望与你携手前行;我爱你,亦愿得到你的风雨相伴。

但如果你的手心失去了我熟悉的温度,这份陪伴亦不再有一丝灵魂的悸动。那么,如你所愿,由我来亲手为你解开道德的绳索,松绑你难以启齿的告别。

热点图文推荐